长安

来个人调戏我啊啊啊,我很萌的。

我还没有退画圈,真的。

凹凸大赛里,阳光与甜点更配哦~(一)

    卡米尔生日快乐(。・ω・。)ノ♡
 

      他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,卡米尔一直都知道,就像地沟里的老鼠,生活在富力堂皇的皇宫中的阴水沟,苟延残喘着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个情况在得到雷狮的赏识后改善了不少,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不被光所待见的,不愿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,于是用帽和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像个见光就死的吸血鬼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那是他与大哥决定离开皇宫的前一天,他奉命潜出皇宫联系帕洛斯和佩利,收集物资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或许是初春的阳光太暖人,或许是甜品店里的金发小子笑容太过耀眼,待他反应过来,他已经在甜品店前傻站了几分钟,他自觉自己的失态,掩饰的拉下帽檐,转身想要回宫。

        甜品店门前的风铃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,飘在风中的红围巾被轻轻的拽住,明亮的声音自他背后响起:“先生,要试试甜点吗?我第一次做,免费哦。”

卡卡小天使

卡卡小天使生日快乐啊,我永远爱你。

这几天一直在画画,明明说好了要写稿子的,捂脸 。

来着烈斩的控诉


   我并不想diss我家主人格瑞,因为他的确强,而强者,是有资格任性的,比如说折断我。但是,今天,我烈斩,绝不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,誓要揭露这只面瘫的真面目。

哈?你们问我为什么?还能为什么!我烈斩,本体长达40m,重达,咳,算了,这个是隐私,咱继续,如此威风凛凛,削铁如泥,不愧为绝世名刀。但是格瑞,你对我做了什么!!!发条!!!我烈斩不要面子的吗!!!说好了一生一世一起走,谁先脱单谁是狗(格瑞:我不是我没有)结果你反手就为老婆插兄弟两刀,合适吗你?

其次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每次把我提起来打架的时候面上毫无波澜,看起来游刃有余,其实内心刷满了:“mmp,好重。”对不对!对不对!!都说了好多次,不是我重,是空气阻力,是凹凸星球重力,懂?

最后,也是我最不能容忍的:为什么每次小天使过来你就要把我拿远点!为什么!我保证我不会伤到小天使了的。你拿我去隔开嘉德罗斯还有雷狮什么的就算了,我赞同,可你竟然连刀都不放过,还是你的刀。

格瑞, 你是魔鬼吗!

那个说老子像发条的,我烈斩先让你跑39m。

【嘉金】花

  他死在花开的季节。
 
嘉德罗斯坐在烈焰山上,被初升的太阳闪了眼,恍然间好像又看见了他,渣渣……金色的头发,蓝色的眼睛……
 
今年已经没有凹凸大赛了,所谓的创世神终于被杀死,凹凸世界的人们终于摆脱了创世神的控制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;而他嘉德罗斯也打破了王室的束缚,得到了被渣渣开玩笑说“两者皆可抛”的自由 。

  但他后悔了 。
 
人造人不应该有情绪的,嘉德罗斯摁住心脏的位置,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一个渣渣闯了进来,明明弱的不堪一击,却敢持之以恒地在自己面前蹦哒,每天都在傻笑,更蠢的是自己竟然也会被他带动,如果不是有围巾遮住了自己的笑,或许那天那个渣渣就会被他恼羞成怒的一棍子敲死。
 
  嘉德罗斯以为,凭自己大赛第一的实力,护住这个渣渣并不难,只要他乖乖的,呆在自己身边,如果他不乖,那也没关系,他就咬渣渣一口,如果咬疼了,他就勉为其难地亲亲渣渣,得到了尊贵如他的吻,渣渣应该感到荣幸。
 
  可他错了,他终究失去了渣渣,明明是个连铁甲兽都打不赢的笨蛋,明明是走出五步就会迷路的路痴,却还是在他们与创世神决战的时候成功地摸了过来。 嘉德罗斯看着他黑化,看着他抵挡下创世神,看着他,看着他杀了创世神后,死去……
  而他与其他人,在金隔出的结界外无能为力,那是嘉德罗斯第一次,体会到自己的弱小。
 
  真可笑,这么弱小的自己,还想保护他。

  “渣渣,”嘉德罗斯看着开在火山口的金色花朵,目光难得的温柔,“花开了。”

 
“等着吧,嘉德罗斯,这花一定能在烈焰山上开!我说能就能!!”
  “呵,渣渣别傻了。”
  “哈!你才是渣渣,不信咱们走着瞧!”
  嘉德罗斯看着张牙舞爪的恋人,心情甚好的扯了扯围巾,他想:“麻烦死了,等会儿让雷德买点能在烈焰山上开的花来种上。”

  “金……”声音太小,还没有来得及说完,就飘散在了炙热的风里,只留下嘉德罗斯一个人,坐在烈焰山的悬崖上,好像还在等那个永远都不会回来的渣渣。